涌上來了,那些燃燒的田野
  每一粒苞谷中,都有我在清朝打翻的酒盃
  有我踉蹌的腳步
  我要死死地壓住你
  唐朝的繁花,民國的鐮刀
  除了收割我們不能相逢
  刀光里有我們的青春、中年和暮年
  而來生不一定有你
  你走近的每一步,都晃動著我和星空
  讓所有美好的頭顱
  都扔下渾濁的身體吧
  扔下那些岔路,那些寫錯的詩句
  我要死死地壓住你
  收割是訣別
  更是反覆而疼痛地回來
  剩下的時光,就像一根舊繩子
  還來得及,讓我們扎好一切
  讓它們具有稻草垛的秩序和形狀
  註:苞谷燒,渝東南地區的一種苞谷釀造的土酒。
  (作者系重慶市作家協會副主席,現供職於重慶日報報業集團)  (原標題:苞谷燒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mh42mhjs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