儘管看不見,但符史勤能依讀屏軟件和盲打,熟練地操作電腦〃南海網記者 李曉梅 攝)
  得知記者將前往北京採訪全國“兩會”,符史勤特別準備了一些殘疾人的心聲,委托記者帶去背景。他熟練地打開文件夾,點開文檔,認真地介紹一條條建議的來源和內容〃南海網記者 李曉梅 攝)
  在採訪盲人教師符史勤前,記者帶著一串好奇。他是如何像正常人一樣用QQ、微信聊天發信息他為何要收集殘疾人的心聲委托記者帶到北京
  “我們終於見面了。”2月20日在海南省特殊教育學校見到符史勤時,他穿著整潔,清秀乾凈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。
  剛一見面,他一句簡單自然的招呼,竟讓記者一時忘了他是一個看不見風景的人。“你們把我當正常人吧,我很健康。”符史勤的陽光樂觀,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  海南首位失明後考上大學的盲人
  鏡頭前,符史勤自如地領著記者走進他工作的啟明樓。一路走,掏鑰匙、開門、拿凳子請記者坐下,一切都是那麼自然,加上他英俊帥氣的臉上,那雙看起來並無異樣的明亮眼睛,真的無法相信他是盲人。
  眼前10幾平米的套間宿舍,符史勤收拾得整潔有序,鍋碗瓢盆,生活用品樣樣齊全,“我不能讓自理能力退化,生活完全自立。”符史勤說,他每天去菜市場買菜做飯,一個人把日子安排得井井有條。
  其實,堅強的背後是別人所不知道的艱難。
  今年36歲的符史勤出生在文昌市公坡鎮滄海村。小學六年級時,一場無法治療的視網膜疾病開始病發,一點點地奪走了他的光明。不服輸的他,搶在自己完全失明之前,完成了師範學校英語專業三年的學習,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;後來又隻身北上,以全國第四名的成績考上北京聯合大學特教學院,成為海南首位失明後考上大學的盲人。
  經過十多年輾轉南北的不懈努力,2012年起,他成為海南特教學校的老師,教盲童學習盲文、英語、中醫按摩和思想品德,登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講臺。
  符史勤現場向記者展示如何用QQ、微信、短信與人交流。拿著手機,他自如的在手機屏幕上滑動,依語音提示,幾十秒鐘就熟練地向記者發出了一條微信〃南海網記者 李曉梅 攝)
   “互聯網是我的第二雙眼睛”
  最初和符史勤接觸,是通過網上QQ、微信和短信聊天,他的網名取名“星星”,他說:“如同生活在黑暗中的我,渴望夜空里的亮光。”
  為瞭解開記者的好奇之心,符史勤現場向記者展示如何用QQ、微信和人交流。拿著手機,他自如的在手機屏幕上滑動,依語音提示,幾十秒鐘就熟練地向記者發出了一條微信;再看他用電腦,依讀屏軟件,雙手在鍵盤上飛舞。聽說現在有朋友圈,他也開始試著摸索如何玩朋友圈。
  “互聯網是我的第二雙眼睛。”符史勤感慨地說,因為眼睛失明,他獲取信息的渠道只有網絡和盲文讀物。“因為有了網絡,我每天能瞭解到最新信息,還能和全國各地的殘疾人朋友交流。”
  正因為這雙特別的“眼睛”,符史勤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,開始試著為殘疾人群體做點事。
  作為海南目前唯一的盲人教師和省盲人協會副主席,符史勤今年又有了新想法。得知南海網記者將前往北京採訪全國“兩會”,他特別收集了殘疾人的心聲和難題,形成9份建議,委托記者帶到會場,希望得到回應。
  符史勤平時獲取信息主要依網絡和盲文〃南海網記者 李曉梅 攝)
  海南省特殊教育學校教師符史勤正在收拾房間,儘管看不見,但把房間收拾得井井有條〃南海網記者 李曉梅 攝)
  “我想為殘疾人群體發聲”
  “我收集的建議全部是省內外殘疾人群體的心聲。”打開電腦,符史勤熟練地打開文件夾,點開文檔,認真地介紹一條條建議的來源和內容,儘管不算成熟但很用心。
  其中,既有為殘疾人考取教師資格證減少“瓶頸”的建議,也反映了全國殘疾人體檢標準混亂不統一,甚至含有涉嫌殘障歧視的障礙性標準等問題,更期待行政機關帶頭履行《殘疾人保障法》中“按1.5%比例招錄殘障人公務員”的規定,給殘疾人士更多就業的機會。
  “如果沒有教師資格證,有些殘疾人教師就只能代課,待遇職稱沒保障。”在關於完善《教師法》的建議中,符史勤說,他身邊曾有多名聾人教師朋友,因無法拿到普通話水平測試證書,與教師資格證無緣。“你不能要求一個聾人去考普通話證。”他說,一名在文昌特殊教育學校工作10幾年的聾人教師,就因無法拿到普通話水平測試證書,一直無法考取教師資格證。
  符史勤建議《教師法》和《普通話水平測試實施辦法》應當幫助有需要的殘疾人教師獲得教師資格證,增加補充說明,“比如可以准許聾人用手語證書代替普通話證。”同時,制定全國統一的《申請教師資格人員體檢標準》,修改、刪除涉嫌歧視殘障人的相關條款。
  符史勤希望,法律法規在立法或修訂時,把更多目光投向殘疾人群體。
   “我所做的,是想把一顆感恩的心傳遞下去”
  其實,符史勤此前一直在為殘疾人群體而努力。
  針對殘疾人就業方式有限,盲人大多依按摩為生的問題,符史勤曾提出一條思路,有條件的企業可創設崗位安排盲人就業,如企業可創辦盲人按摩室,對內對外服務。令他驚喜的是,這一建議得到了省殘聯等部門的回應,併在今年的工作計劃中有所體現,提出力保殘疾人培訓後100%上崗,力爭扶持盲人保健按摩店,新培訓安置100名盲人就業。省里六部門還聯合出台了《關於促進殘疾人按比例就業的意見》。通過網絡獲取這些信息後,符史勤特別滿足:“我也能為有困難的殘疾人群體做點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  在符史勤成長的過程中,一直沐浴著愛心成長。當他在文昌鄉下以淚洗面時,是省殘聯的盲人免費按摩培訓班,將他帶出了苦海。“當時文昌殘聯專人送我和另外兩個盲人到黑,還給我們每人100元。”
  他考上北京聯大,2年學費生活費要2萬多元,當全家人為學費一籌莫展時,是文昌市政府的多個部門,還有海南省殘聯和文昌市殘聯的幹部、群眾以及親友資助了所需費用。專升本時,省殘聯又資助了他一半的學費。
  最令他難忘的是,乘飛機上京趕考時的那個秋天,鄰座的一位東北叔叔,說北京天冷給他買了冬衣,後來還多次問寒問暖,主動資助他學習。
  “人們往往把愛心送給不向命運妥協的人。”符史勤說,“殘疾人,千萬不能因為一些困難就不自強了。自暴自棄,只能是死路一條!那會讓我們更無助。”
  一個個善舉,讓他覺得,社會並沒有拋棄他們,善良的人們給予了他們很多關愛。
  “我曾下決心學成一定要把感恩的心傳遞下去,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”符史勤說。
  (南海網黑2月24日消息 記者李曉梅 實習生陳春瑾)  (原標題:海南首位盲人教師:請把我們的聲音帶到北京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mh42mhjs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